相关文章

福建福州张经“东南战功第一”石牌坊

在福建福州市西郊原厝村黄店山南麓立有一座六柱五间重檐的高大石牌坊,石坊明间主 楼的匾额上镌有“东南战功第一” 6个大字。此坊系明隆庆元年( 1567年)在张经被害13年 后为张经平反昭雪而立的功德坊,民国初被军阀李厚基毁坏,1961年12月福建省人民政府 拨款重修。张经是何人?为什么要为他立牌坊?为什么他死后13年才得以立牌坊呢?为 什么坊额要冠以“东南战功第一”之名呢?在这座牌坊的背后有一段令人感慨万千、复杂而 曲折的历史和一桩如同秦桧残杀岳飞那样的天大冤案。

张经,字廷彝,号半洲,明福建侯官(今福州)洪塘乡人,生于明孝宗弘治五年(1492 年),明武宗正德十二年(1517年)登进士及第,初任嘉兴知县,颇有政声,嘉靖四年(1525 年)进京任吏科给事中。张经为人正直,不畏权势,在任期间,曾上书劾罢纳贿的兵部尚书 金献民、匿灾不报的河南巡抚潘埙。当时,锦衣卫及太监把持东西两厂,“假势作威,淫刑黩 贷,譬则虎、狼、蛇、虺,遇者无不被其毒嗤”,众官畏惧,噤若寒蝉。但刚正无畏的张经却毅 然上疏请罢遣厂卫官,使厂卫的气焰有所收敛。此后,张经先后被提升为户科给事中、兵部 左侍郎并总督两广军务。在处理广西少数氏族矛盾中,张经采用剿抚并举的政策,一面以 重兵压境,一面派人晓谕厉害,迫使拭君篡位的安南国相莫登庸谢罪撤兵,张经因功而晋升兵部尚书。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张经升任南京户部尚书。因奸臣严嵩当权,张经无意 为官,丁扰回里后想在家终老。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二万余众的倭寇侵扰我国沿海各 省,屠城洗劫,杀戮凶惨。朝廷命张经负御倭全责,总制南直隶、山东、江西、闽浙、两广七 省兵权。此时张经年已63岁,但是为了国土不遭受践踏,便又义无反顾地奔赴前线。抵达 江浙后,他发现所部军旅,将骄兵惰,无战斗力。当时,数万倭寇占据柘山川沙洼一带,对明 朝构成严重威胁。张经吸取明军在江、浙、山东与倭寇作战连吃败仗的教训,决定征调两广 犷悍凶猛的蛮族“狼兵”共同作战,打算把“狼兵”训练好后,并将永顺、保靖等地军队集中 过来形成三面夹击之势后再全线出击,因此拒不听从前来督战的奸相严嵩的干儿子赵文华 催促他匆忙出战的主张,并对赵文华索贿白银两万两的要求不予理会。赵文华见张经胆敢 不听从自己,不胜恼恨,便密奏嘉靖皇帝,诬陷张经“縻饷殃民,畏贼失机,欲候倭饱飚(抢 掠足了而流散退走),剿余寇报功,宜亟治,以纾东南大祸”等等。尽管此时永顺、保靖等地 所调之兵已到,张经已指挥军队连续获得石塘湾大捷和王江泾大捷,“斩贼首1 900余级,焚 溺死者甚众”,战绩辉煌,取得抗倭以来的最大胜利,史称“东南战功第一”。但昏庸透顶的 嘉靖皇帝依然听信严嵩所说的是督师赵文华和胡宗宪(严嵩同党)合谋进剿打了胜仗,张 经只不过是假冒贪功的胡言乱语,不但没有给张经嘉奖,反而以“养寇糜财”的罪名将张经 召回京城。张经回京后,详细陈述了用兵始末,说明自己任总督半年来,一直坚持作战,共 俘斩倭寇5000余人。然而,昏庸透顶的嘉靖皇帝根本不理会张经的辩白,于嘉靖三十四年 (1555年)十月,将功绩卓著的张经和第一个弹劾严嵩的兵部员外郎杨继盛及巡抚李天宠, 同日斩首于西市。张经立下赫赫战功,却被权臣陷害,史称“冤同武穆”。张经被害后,普天 之下无不为其鸣冤叫屈。然而直到张经死后13年明穆宗隆庆元年(1567年)时,张经的孙 子张懋爵伏阙鸣冤,明穆宗为了平息天下怨怼,笼络人心,才昭雪张经的冤案,恢复张经原 有的官职,并赐祭葬,为张经立了这座六柱五间重檐的“东南战功第一”牌坊。看到为张经 雪冤案修坟墓立牌坊,人们不胜感慨。张经的遭遇与岳飞相似,阮宾赋拜墓诗云:“堪恨阶 前无铁相,张坟何异岳家坟! ”张经的同乡林君壁慨然题下挽诗一首,云:

拜命专征肃剑冠,谁知风惨汉家坛。

功高百战萋斐起,祸中孤城带砺寒。

勿为沉冤悲血碧,却因观窍识心丹。

异时麟阁图新像,多少英雄不忍看。

【福建同安施琅“绩光铜柱坊”石牌坊】